恒行登录

恒行登录

 巩莉外表看起来有点娇憨,其实是极为聪明的女人,她马上就反应过来:“子怡妹妹今晚要和我们一起睡吗?”

    卢冲一脸坦然:“是啊,她也是我的女人,嗯,是我第二个女朋友。”

    巩莉原来一直不太相信那些传言,卢冲才十九岁,还是一个少年,他怎么可能有那么多女朋友,现在她终于痛心疾首地发现,传言居然都是真的,她不用去核实卢冲其他的绯闻,只是从他让自己和章子仪一起陪他睡就能揣测到了。

    本来卢冲多一个小女友,她还真的不是太介意,毕竟人不风流枉少年,在娱乐圈有些势力的人物哪个不是有好几个女朋友,可是,现在卢冲竟然示意让她和章子仪一起陪他睡,这完全挑战了她的底线!

    她粉脸一沉:“我巩莉还从来没有过跟任何一个女人共侍一夫的经历!”

    言下之意,我还没有低贱到那一步。

    有一部分的原因,是女人固有的虚荣心态决定的,如果卢冲此时叫来莎朗斯通或者叶倩雯等咖位不在巩莉之下的,巩莉反对起来就没有这么卓绝,归根结底,她是觉得章子仪的咖位不够,不配跟她一起侍奉。

    章子仪顿时下不来台,目光幽怨地盯着卢冲。

    卢冲淡淡一笑,这个巩莉果然欠收拾,那一晚黄和详回来的太早,卢冲还没有来得及把她彻底征服。

    他的那些女人但凡被他征服了的,都对他跟别的女人恩爱怀着乐见其成的看法,毕竟她们任何一个人单独面对卢冲都是一败涂地溃不成军。

    他低声对章子仪说道:“你先跟田海容一起睡吧,等会儿我叫你!”

    巩莉失望地盯着卢冲:“真没想到你真是一个花花公子,我觉得自己瞎了眼!为了你这样一个男人放弃那么好的婚姻生活,实在不值得!”

    卢冲一声不吭,任由她发泄。

    巩莉骂了好一阵子,骂累了,转身就要走。

    卢冲上前搂着她的腰:“就算我们分手,也要好聚好散吧!”

    与此同时,他注意到,巩莉对他的好感从100降到90,又陡降到50分。

    看来她是真的很厌恶他玩一条龙两条凤的游戏,所以好感度才会陡降那么多。

    他赶紧把好感度升了上去,搂着她的腰时,手放在她腰部两个敏感的穴位。

    当卢冲搂着她的腰,巩莉忽然感到,以前对卢冲的那些好感全都回来了,那一晚刻骨铭心前所未有的快感记忆也回来了,她忽然舍不得离开了,便道:“那好,我们就好聚好散!”

    一场激战一触即发!

    将遇良才,棋逢对手,难解难分!

    卢冲开始用的是平时的速度,让她在温柔呵护下迎来了第一次快乐巅峰。

    等到她过了第二次快乐巅峰后,卢冲突然加快了速度。

    第一次耗用了半个小时。

    后来总共用了半个小时,巩莉已经来了四次。

    她已经筋疲力尽,连手指动弹嘴巴张开的力气都没有。

    而卢冲已然精神抖擞,还要跟她继续,巩莉却无力承欢。

    巩莉第一次感到,自己是那么地没用,竟然一败涂地。

    她忽然明白了,为什么卢冲会有那么多女朋友,为什么卢冲会玩三人行,因为他实在太强了,就是自己这么强悍的女人都没办法满足他,更别说其他女人了。

    巩莉再也没有刚才那种抵触心理,她完全理解卢冲了,他不是刻意的花心,而是身不由己啊。

    看到卢冲搭着帐篷翻来覆去睡不着,巩莉心有不忍,同时也被卢冲激发起来心底的一些小恶趣,她想看卢冲是怎么和其他女人恩爱的,便对卢冲笑道:“让章子仪过来吧!”

    卢冲剑眉一挑:“你不生气了?”

    巩莉摇摇头:“我现在完全理解你了,你不是我一个人能够满足的,既然我不能喂饱你,也就没资格拦着别的女人靠近你,与其如此让你心怀怨怼,不如一早就成全你!”

    卢冲揽着她的腰肢,紧张地问道:“你不会离开我吧?”

    “傻瓜,”巩莉看卢冲那么紧张自己,嫣然一笑:“我刚才对你不了解,现在终于明白了,你天赋异禀,是男人中的男人,注定不是被任何一个女人拴住的,我想,我再也遇不到像你这样能给我带来天堂般快乐的男人了,我怎么会离开你了,除非你不要我!”

    卢冲紧紧地搂着她:“俐姐,我对女人的态度从来都是不放弃不抛弃,宁可她负我,我决不负她,除了专一之外,我什么都能给你!”

    “我相信你,”巩莉累得连眼皮都快睁不开了,手脚发软,颤声道:“你赶紧让她进来吧!我还想看看你们怎么玩呢?”

    “好!”卢冲对着门外喊道:“子怡,进来吧!”

    章子仪早就等在门外,透着卧室未曾关闭留着的一条小缝,看得清楚,刚才卢冲和巩莉那难分难解的厮杀,她早就来了兴致。

    根本不用前戏,激情一触即发。

    巩莉强打精神,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看着长相气质跟自己有几分相似的章子仪和自己心爱的男人卢冲恩爱,仿佛看到年轻时候的自己和卢冲恩爱,感觉很不一样。

    她身上的疲惫和困意渐渐减轻,忍不住也加入战团。

    虽然巩莉、章子仪都是谋女郎,但她们这两代谋女郎相差四年,而章子仪成为谋女郎时张艺某已经再婚了,他到底有没有潜规则章子仪尚存悬疑,但可以肯定的是,那是他和巩莉已经形同陌路,他也根本不可能像卢冲这样,把两代谋女郎在一张床上团聚。

    卢冲原来是有处子情结的,可真正踏入演艺圈后,赫然发现,他感兴趣的梦想过的女神多半都为人妇,可为人妇了,就没有魅力了吗,显然不是这样,打个比方,同样是谋女郎,卢冲就觉得三四十岁的巩莉比二十岁出头的周冻雨要有味道得多,他宁可跟比他大十几岁的巩莉那个,也不愿跟比他小十几岁的周冻雨那个,即便周冻雨是处子之身。

    就像吃东西,他从来不在乎健不健康,只在乎好不好吃,他玩女人,从来不在乎她之前的感情经历,只在乎这个女人美不美,能不能让他有兴趣,而且她们之前的一些感情经历,反倒让他有种异样的快乐感受,就比如这一次,他就能骄傲地面对老谋子,你做不到的,我做到了!(未完待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