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行注册

恒行注册

没有到秦家之前,卢冲脑补的是大宅门那种场景,一大家子人坐在一起,对卢冲评头论足,想想都可怕。?  燃?文小? ?说  ? w?w w?.?r?a?n?w?e?n?`org

    可已经提出来了,不能中途退缩了,卢冲只得硬着头皮,坐着秦亚楠低调的桑塔纳,进了一个戒备森严的别墅群。

    在一处古朴的别墅前,卢冲下了车,跟着秦亚楠走进去。

    门口两个警卫还要搜卢冲的身,秦亚楠瞪了他们一眼:“看清楚,他是谁?”

    那两个警卫认真地看了卢冲一眼,全都嗔目结舌:“这不是亚峻吗?你不是已经……怎么又……”

    卢冲有点懵了,不知道该说什么,秦亚楠已经扯着他的胳膊,走进别墅。

    出乎卢冲的意料,别墅里,除了齐浩天和齐萌萌之外,只有一对老夫妇。

    说是老夫妇,也不太正确,他们大概都只有五十岁左右,却都已经头发花白。

    秦亚楠的父亲秦保国,穿着一身唐装,看上去非常慈祥平和,如果在外面,看起来很像胡同口的老大爷,可卢冲听秦亚楠说过,这位慈眉善目的大伯,可参加过对付安南猴子的自卫反击战,领着一个营,灭掉了猴子们的一个团,老头现在身上可是带星的,之所以没有穿一身戎装出来,大概是怕吓着自己吧。

    秦亚楠的母亲罗英梅,是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太,看上去有点像居委会大妈,整天给人张罗着相亲的那种,可卢冲听秦亚楠说过,老太太当年是部队的卫生员,跟着一起上前线,从枪林弹雨中救下了重伤的秦保国。

    对于保卫华夏免受外敌入侵的英雄们,卢冲都是深怀敬意的,一开始,他有点抗拒来秦家,可当他听秦亚楠说过两位老人之前的事迹,他发自内心的崇敬。

    秦保国和罗英梅怔怔地看着卢冲:“像,太像了……”

    卢冲其实一点儿都不纳闷,这个世界上长得相似却没有血缘关系的人不乏其人,就他重生之前,就曾遇到过好几个人跟他长得有点像,当时他还以为是父母在外面有私生子,可仔细了解后,发现那些人跟他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秦亚楠咳嗽一声,秦保国和罗英梅猛然惊醒,连忙说道:“小卢,到屋里坐。”

    卢冲大大方方地走进客厅,坐下来,坦然自若地面对着两个老人。

    罗英梅笑眯眯地看着卢冲:“你是江城人?你家里还有什么人?”

    卢冲有点奇怪自己的感受,第一次来这种戒备森严的地方,他却没有一丁点的紧张,仿佛回的是自己的家,有点不像自己啊,听罗英梅问自己,卢冲说道:“我是江城人,我奶奶几年前病逝了,我父母两年前出车祸去世了,现在只剩下我和爷爷。”



相关文章